《北游記:蘇祿王傳》第二十一章 擦肩而過的遺憾

2019年09月03日09:05  來源:濟寧新聞客戶端  作者:楊義堂

東王一行在南海西沙群島中的三腳島遭遇臺風,險些陷入了滅頂之災,雨霽云開之后,大船幫再次揚帆遠航,日看

云頭,夜觀星斗,向著大明京城的方向日夜兼程。

張謙和東王巴都葛巴哈剌站在船隊的“頭船”上,他們的下一站去泉州刺桐港,這是張謙每次出海航行的出發地。

泉州越來越近了,看著這條多次往返的航線,岸邊劃過一座座似曾相識的山影,張謙感到格外親切。他向東王講起了過去從泉州出發下南洋的故事。

東王巴都葛巴哈剌靜靜地聽著張謙講故事,實際上這些故事他已經聽了好多遍了,但是卻不忍心打斷張謙的回憶,聽著聽著,他又一次想到了曾經一起結拜的三寶太監。

東王突然問道:“你說,我們終于來到你和三寶太監的家鄉了,我們當時結拜的兄弟幾人,我、西王、你還有峒王妃,我們都來了,三寶太監兄弟他在哪里?我們能不能見到他?”

張謙說:“是啊,東王大哥,我和你一樣,也想鄭和二哥了!我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大明,如果在大明,我們一定能見到他的,如果他知道我們來了,肯定會來見我們的!”

東王無限憧憬地說:“如果正好他沒有出洋,那該多好??!”

張謙雙手合十:“但愿如此吧!”

東王自言自語:“還是讓我來誦讀經文吧,我一讀經文,穆圣就會幫我實現愿望!”

說罷,他跪在船板上,面向西方,開始誦讀《古蘭經》。

讀了一遍經文,東王心有所動,他說:“穆圣已經給我發出指令,我也已經感覺到了,三寶太監離這里不遠,說不定就在前面的這座港口里,張謙老弟,前面這是什么港口?”

張謙指著岸邊說:“你看,前面就是泉州灣,進去就是泉州港,也就是在南洋和西洋諸國赫赫有名的刺桐港,號稱“東方第一大港”!

大船幫撥轉方向,向泉州灣開去。一進泉州灣,風變小了,船速慢了下來,東王著急地敲打著船幫:“快,快啊,我要見三寶太監兄弟,我感覺到他就在前面等我們呢!”

這個獨木舟捆綁而成的特殊船隊緩緩駛進了泉州灣。

在泉州灣南側,有一片長長的石橋,這些石橋就是泉州港出海的門戶——蚶江鎮林鑾渡,是一座唐朝留下來的古渡口,許多船正在從這里出港,也有許多船在這里靠岸。東王眼睛挨個搜尋著這些帆船,著急地問:“張四弟,你說,三寶太監兄弟會不會在這些船上?”

張謙搖搖頭,肯定地說:“你看,這些都是一些木帆船,沒有三寶太監的那種大樓船?!?/p>

東王指著遠處一條大船,驚喜地說:“你看,那邊不是有一條嗎?”

張謙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那條大船只是比這些木船大了一些,和三寶太監的大船差遠了,他說:“那條船和三寶太監的船相比,還是小了點,再說,三寶太監可不是一條船,而是一個龐大的船隊!他要在這里,整個泉州海灣,都會被樓船和桅桿遮滿!”

張謙指揮著船隊靠岸,泉州市舶司的屬員一看是南洋來的幾個國王,還有中官張謙引領,自然不敢怠慢,一邊讓他們在大船幫上耐心等候,一邊用快船給市舶太監送信。

不多久,兩條船從泉州城區方向駛來,前面一條是大畫舫,后面一條是普通官船。

兩條船來到石橋邊,船上的人上岸,走在前面的是一位黃衣太監,雖然又矮又瘦,官架子卻十足,后面的是一位穿著紅袍的高個子官員,跟在黃衣太監身后,亦步亦趨。

他們來到蘇祿王??康拇蟠瑤颓?,還沒等張謙上前和他們說話,小個子的黃衣太監就哈哈大笑,笑聲沙啞而又時斷時續,仿佛一頭夜梟在鳴叫:“哈哈,怎么就是這樣的破木頭,也敢從南洋來我大明?”

紅袍官員向東王和張謙拱手致意,然后介紹說:“這位是泉州市舶府提督太監張干,下官是市舶司提舉官王喜,前來迎接諸位客人?!?/p>

張謙也將東王、西王和峒王妃等一一介紹給太監張干和提舉官王喜。

張干沙啞著嗓音說道:“諸位番王來朝拜大明,就是咱皇上尊貴的客人,你們那些木頭船扔在這里就行了,咱家用官船接你們進城,安排你們住在來遠驛,一切費用,咱家包了!”

市舶司提舉官王喜對客人所帶的禮品、貨物一一進行登記,還問需不需要安排一場“互市”,售賣帶來的物品。

穆哈伊擔心地說:“怎么互市,還要交稅嗎?”

提舉官王喜說:“放心吧,我們泉州對各朝貢使團帶來的物品,進行互市交易的,免除稅收!”

穆哈伊高興地說:“太好了,我跟著東王來,就是干這個的,真是不虛此行??!”

王喜說:“還有呢,凡是你們賣不出去的,都有張公公和他的泉州市舶府包了,是不是,張公公?”

張干大包大攬地說:“那還用說啊,老規矩!”

東王看著張干大包大攬的神態,十分感動,覺得他那沙啞的聲音也瞬間變得好聽起來。

提督太監張干從岸邊找來30條官船,提舉官王喜指揮著大家坐上船,張干的大畫舫在前面引路,一路浩浩蕩蕩,駛入刺桐城。

官船隊沿著城區蜿蜒的水道,一直來到南門聚寶街的來遠驛。這是一座有著三進院落、一百二十間房舍的大型驛站,有一名驛丞和70多個驛卒,張干、王喜讓驛丞安排人為客人們收拾房間,因為驛站里還有別國來的使團,房間已經住不下,張干又安排驛丞在附近號下兩座干凈的客棧,這才把蘇祿三島的客人全部安頓下來。

接著,驛丞又安排灶上的伙計全部上工,準備客人的一日三餐,一時間,驛站內外忙得人聲鼎沸。

等三百四十人都一一安頓好之后,張干、王喜又專門在來遠驛設晚宴,為東王他們一行接風洗塵。

等飯菜上齊以后,太監張干開始敬酒。

東王著急地問:“張公公,三寶太監在不在大明?他可是我結拜的兄弟,我很想見到他,張公公能否找到他?”

張干舉起酒杯,說:“你不要急,我們先喝酒,這是敬你們的酒,喝完酒,我就告訴你!”

都馬含、溫哈剌和安都魯三位王子表示不喝酒,張干看看三位王子,說:“大王子、二王子都長大了,就要喝酒,在大明,不喝酒怎么能行呢?那個小王子就算了!”

葛木寧舍不得讓兩個兒子喝酒,就讓哈拉一林來奪酒杯,東王制止道:“哈拉一林,別來攙和,他們已經長大了,還是按照這里的規矩來吧?!?/p>

張干敬完一輪,讓王喜再敬,王喜敬完酒了,張干開始和主桌上的每一個人劃拳。游戲的規則是,兩個人同時伸出手指,說出一個數字,如果伸出的手指數和自己說的數字一樣,誰就喝酒。

東王和蘇祿來的客人不會玩這種游戲,張干就不厭其煩地教,等大家都會玩了,也都快喝醉了。都馬含、溫哈剌已經醉得不省人事,被葛木寧、哈拉一林和安都魯扶著去休息了。

太監張干的酒量真大啊,他又逼著提舉官王喜和大家劃一圈,王喜不愿意喝了,張干指著王喜的鼻子罵:“你是個什么東西,敢違抗我的命令,爺我叫你卷著鋪蓋走人!”

王喜十分委屈,又沒有辦法,只好按照張干的命令,逐個和大家敬酒,他敬到張干的時候,不知道是由于緊張,還是劃拳的水平不行,就是敬不過去,雖然已經喝得酩酊大醉,可是張干還是把他拉起來繼續喝。

東王心里想著三寶太監的事,不敢多喝,他想了一個主意,說主賓雙方一邊出一個酒量最大的人,進行比賽。

大家都同意,大明一方推薦張干,蘇祿三島推薦西王,二人酒逢對手,各不相讓,一杯一杯地干了起來。

東王看著王喜,心疼地問張謙:“這老弟,我看不明白,為什么張干能對王喜這么橫?”

張謙小聲說:“王喜是市舶司提舉官,負責管理泉州港的對外業務,名義上是最大的官,但是,皇帝又派來一個市舶府提督太監,這才是皇帝身邊的人,不僅市舶司提舉官要聽他的,就連福建布政使也要怕他三分?!?/p>

東王又問:“皇帝為什么對身邊的人這么放任不管?”

張謙說:“我這么理解啊,在皇帝打江山的時候,許多太監出了力,現在,還有一些大臣仍然反對皇帝,說他皇位來的不正,估計皇帝也不相信這些大臣,就只相信我們,我們中官無兒無女,沒有什么依靠,也不需要治下家產,所以許多大事就交給我們來辦?!?/p>

東王聽得似懂非懂,他看看張干,再看看張謙,他不明白,都是皇帝身邊的中官,為什么差距這么大呢?

看著所有人都喝得東倒西歪,張干說話也開始結巴起來,東王著急,走過來奪下張干的酒杯,說:“張公公,喝得差不多了,趕快告訴我,三寶太監在哪里?我要去找他!”

張干推開東王,說:“我,我和西王爺干了這杯再說!”

東王說:“你如果不告訴我,等我到了京城里,見到了皇帝,就把你喝酒的事情說出來!”

張干一下子醒了,說:“我,我喝酒怎么啦,給你們貴客接風,又沒有喝多?還是不要告訴皇上了吧?”

東王著急地說:“不說也行,快說三寶太監在哪里?我要見他!”

張干把一杯酒灌進嘴里,拍拍腦袋,說:“讓我想一想,哦,他前幾天來我們這里給伊斯蘭教的兩個圣人墓上香,祈禱航行平安,他已經走了??!”

東王把張干搖醒:“你好好想想,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

張干朝自己打了一個嘴巴,說:“哎呀,我還知道疼呢,說明我說的是真的,他剛剛在城東靈山上完香,已經走了!”

東王叫道:“我要去靈山,到三寶太監燒香的地方去看看,然后去找他!”

張干結結巴巴地說:“行,行啊,這個好辦,明天就去!”

第二天,快到中午了,張干才醒酒,他帶著王喜匆匆來到來遠驛,陪著東王、西王、峒王妃等去靈山圣墓,看看三寶太監出海之前燒香的地方。

張干、王喜帶領著他們來到泉州城東門——仁風門外,折向東南約三里許,看到一座低矮的石山,僅有十幾丈高,山形似一座獅子戲球,祥光瑞靄,隱隱呈露其中。

東王問:“這是什么山,怎么有祥云聚集其上?”

張干笑著說:“此山名叫靈山,山上有你們伊斯蘭教兩大圣人的墓地?!?/p>

東王疑惑地說:“不對啊,我們伊斯蘭的圣人怎么會安葬在這里???”

張干說:“我沒有喝過墨水,我也說不清,讓王提舉官告訴你吧?!?/p>

王喜說:“這是唐武德年間,穆罕默德還在世的時候,親自派遣他的四位賢徒來傳播伊斯蘭教,一賢傳教廣州,二賢傳教揚州,三賢、四賢傳教泉州,死后就葬在這座小山上。之后,這座小山夜里發光,人們都以為山上有靈圣,故名曰圣墓,山曰靈山?!?/p>

東王驚訝地叫道:“原來穆圣在世的時候,就已經有圣賢來大明傳教了,我記得有一句圣訓,叫做‘學問雖遠在中國,亦當求之’,謝謝你們帶我來到靈山圣墓,我今天領悟到圣訓的真諦了!

他們來到半山中的圣墓前,看到墓地正中有一座方亭,亭中有兩座花崗石雕成的長方形墓蓋石,墓蓋底座環刻著蓮花瓣圖案,簡樸無華,襯托著二位賢者——沙仕謁、我高仕的高潔品德。

墓后是一個半月形回廊,象征伊斯蘭像初月一樣純潔?;乩日惺且环角嗖菔褡恋陌⒗氖?,記載了元代至治三年(公元1323年)一批阿拉伯穆斯林遠渡重洋來到泉州,為圣賢修墓的故事。

東王久久佇立在圣墓前,右手抹抹額頭,然后放在胸前,為兩位遠涉重洋來到這里的圣賢表示敬意,并為之祈禱。

在圣墓的旁邊,有一塊新立的石碑,碑上有幾行紅色的陰刻大字,東王不認識上面的字,問道:“這是一塊什么碑???”

王喜說:“這就是總兵太監鄭和出洋之前拈香祈禱生靈護佑的降香碑,它上面寫著‘欽差總兵太監鄭和,前往西洋忽魯謨廝等國公干,永樂十五年五月十六日于此行香,望靈圣庇佑。鎮撫蒲和日記立?!?/p>

東王睜大了眼睛,看著這塊石碑,走過去,抱著它,輕輕撫摸著,仿佛這塊石碑就是他的三寶太監兄弟。四年多前,三寶太監帶著大樓船到蘇祿島的情景一幕幕在他眼前重現:他派張謙上島平定西王之亂,他開放樓船讓當地的百姓們參觀,他與蘇祿三王結拜兄弟,他囑咐東王帶著蘇祿島上其他兩位王爺一起到大明朝拜,大樓船的帆影緩緩離開蘇祿……如今,按照三寶太監的囑托,東王帶著蘇祿島上的人,經過千難萬險來到了大明,可是,三寶太監卻在一個月前來到了這里!

如果三寶太監不在大明,或者不來泉州港倒也罷了,可是,約好的兄弟們卻失之交臂!

東王抬頭問張謙:“四弟,咱們和三寶太監一起結拜兄弟,在你們大明,結拜兄弟那句話怎么說來著?”

張謙說: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!”

東王聽了,突然嚎啕大哭:“三寶太監二弟,我們是可以一起去死的好兄弟,我按照你的囑托,來到了你的國家,你是不是知道我會經過這個泉州港,才來這里給我的圣人燒香,可是,你為什么不在這里等等我???為什么?”

他一邊流淚,一邊訴說,突然,他開始撕扯自己的頭發,責備自己:“我真是一個笨蛋!我為什么不能提前來半個月,或者再走快一點,或者不在真臘坐著大象去吳哥,那該多好啊,我們兄弟們就能見上一面了!那該是一件多么幸福,多么圓滿的事情啊!”

張謙看到東王的舉動,也不免悲從中來,他扶起東王,說:“快別傷心了,說不定我們和三寶太監還能有機會再見面?!?/p>

東王抬起頭,看著張謙,問道:“我們拜見完皇帝,離開大明前,三寶太監能夠出洋回來?”

張謙搖搖頭,說:“不好說,他出去一次,都要一年多的時間,如何能回得來?”

東王想了想,自言自語地說:“說不定三寶太監這次出洋,又去我們蘇祿國了,他也許和我們一樣,相互思念,或者因為這幾年我們都沒有來大明,他心里著急,又去蘇祿找我們了!”

張謙說:“東王大哥,你就別多想了,有句話叫‘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’,就把這種遺憾留在心里吧!”

東王站起來,就要下山。

張謙問:“東王大哥,你要去做什么?”

東王說:“我要去追三寶太監兄弟,我要去找他!”

張干、王喜、張謙都上前拉住他,張干說:“你怎么能追的上他?他是大船隊,船比這座靈山都大,我看你的木頭船了,怎么能追的上他呢?”

張謙說:“他已經走了快一個月了,大海那么大,他又沒有留下什么口信,如何能找得到他?”

東王掙脫不過,只好跟著大家一起下山。一路上,他都不再說話。

中午回到驛站,一直到晚飯,張干繼續宴請,商量要在第二天開設互市、蘇祿國客人售賣珍寶的事情,東王都是木木怔怔,答非所問。他一直在自言自語:“咦,三寶太監二弟啊,你為什么不在這里多等我幾天???”

第二天,張干和王喜專門在來遠驛門口的街道上為蘇祿國客人舉行互市。

王喜讓驛卒敲著大鑼在街上叫喊:“來遠驛為蘇祿國客人開辦互市,全城百姓都去買啊——”

泉州的百姓們聽說又有外國的使團來開辦互市,知道肯定會有許多珍奇異寶,就連達官貴人也坐著大轎來到驛館門口,來遠驛前一時熱鬧非凡。

葛木寧把她帶來的珍珠、峒王妃把她帶來的玳瑁、西王把他的沉香都拿了出來,最高興的是穆哈伊,他把自己帶來的幾箱珍寶全都拿了出來,引起老百姓的極大轟動,泉州人都對蘇祿的珍寶愛不釋手。

東王悄悄地告訴葛木寧和峒王妃,我們要感謝大明國為了我們開辦互市的好意,但是,除了穆哈伊的珍寶之外,我們帶來的這些東西,都是要獻給大明皇帝的,我們只是做做樣子而已,可不能賣啊。

張干在街上走了一圈,看到許多東西還沒有賣掉,就對東王說:“告訴你們的人,別擔心,如果賣不了的,我市舶府全部高價收購,回頭我帶著東西去戶部零錢?!?/p>

東王說:“我們這些東西,本來也沒有想全部賣掉,等下一步和大明建立了聯系,我們再常年來這里互市?!?/p>

張干說:“那都隨你的便,我們皇帝最喜歡你們這些番邦人來大明了,你們想什么時候來,都可以!”

東王說:“謝謝張公公,您先去忙吧,我們這互市也很快就要結束了?!?/p>

張干看看也沒有什么異常的情況,就坐上轎子離開了。

市舶府太監剛走,幾個頭上扎著布條、腰間挎著短刀的男人走了過來,一個領頭的人咋咋呼呼地說:“這里的東西,我們全要了,不許賣給別人了!”

說著,那些隨從就走向各個攤子收拾東西。

葛木寧雙手捂著他的那些小珍珠,說:“這些我們不賣,剛才是那位張公公要辦互市,我們就是做做樣子的!”

兩個隨從不聽,硬是要搶。三個王子哪里肯依,大聲呼叫:“壞人來搶東西啦!”

張謙和東王剛送走市舶府太監,就聽到有人喊搶東西,就急忙趕了過來,張謙一眼就認出了這些頭上纏布條的人,他們是一幫倭國人!他大聲喊道:“倭寇來了,泉州的百姓,快去報官!”

張謙急忙跑進驛站里喊驛卒。

東王沖到兩個倭人前面,一手一個,推開倭寇,說:“我們不賣了,你們走開!”

倭人看看他,說:“我們大王給錢還不行嗎?”

東王說:“給錢也不賣!”

穆哈伊那邊,可就倒霉了,幾名倭人說是給錢,可是還沒等談好價格,這伙人就扔下幾個銅板,拿著東西跑開了。

穆哈伊氣得大叫:“強盜,你們是強盜!”

張謙帶著驛卒,張干帶著官兵趕來了,這群倭人看到形勢不好,打一聲唿哨,匆匆撤走了!

張干聽著東王和大家訴說倭人搶東西的過程,說:“這些人還不是倭寇,只是一幫日本浪人,倭寇比這人多,他們根本不講條件,見東西就搶,不給就殺人放火,可兇了!”

東王生氣地說:“那你們大明朝官府,還打不過一群倭寇?”

張干說:“他們長得和我們模樣一樣,根本就認不出來,我們這里還有一些人給他們當耳目,他們動手搶劫的時候,官兵還來不及趕到,他們就已經跑了!”

東王勸葛木寧和大家說:“我們大家都不要擔心了,今天遇到的只是一小群倭國人,沒什么危險?!?/p>

峒王妃和穆哈伊掂掂自己的東西,沒有多少損失,也感到有些慶幸。

張謙卻感到十分擔憂,他自言自語地說:“沒想到才幾年沒有回國,倭寇就這么猖獗了!這沿海的路程還長呢,以后路上要十分小心才行!”

原本張干還要設宴給蘇祿國的客人壓驚,東王堅決推辭,他把張干和王喜送出了來遠驛,和大家一起在驛站里吃了便飯。

吃過晚飯,東王悄悄地對張謙說:“張謙老弟,你還記得我們的海盜兄弟王嘯天嗎?他的家在哪里,我們還能找得到他的母親嗎?”

張謙一聽,急忙把東王拉到院子里,找到一個無人的地方,悄悄說:“我們兄弟真是想到一起去了!王嘯天說的泉州,就是這個地方,他說他阿母住在來遠驛旁邊的一個胡同里,離這里肯定不遠!在來泉州之前我就想好了,要找到王嘯天的阿母,替他盡盡孝心,這幾天,都是張公公陪著我們,天天宴請,哪里脫得開身?”

東王說:“所以,我今天說什么也要把張干趕走!”

張謙說:“那好,你帶上王嘯天給的那個金元寶,我們就去找,注意,不要讓任何人知道,畢竟,王嘯天還是朝廷的欽犯!”

東王從葛木寧那里取來金元寶,告訴大家明天就要離開泉州城了,今晚一定要好好休息,誰也不許外出。

然后他叫上張謙,換上便服,悄悄離開了驛站。

走在街上,張謙專找那些老街坊模樣的人,小心地上前打聽,是不是聽說過一個叫王嘯天的人。

許多人都朝他們擺擺手,說:“不認識?!?/p>

“沒有聽說過?!?/p>

終于,當他們問到一個拄著拐杖的老頭的時候,老頭警覺地問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?找他做什么?”

張謙看看四周沒人,小聲說:“老人家,我們是王嘯天的朋友,想找他的阿母?!?/p>

那老人不說話,轉身走了。

他們跟著老頭一直走出小巷,走到河邊一座媽祖廟前。老頭推開廟門,屋里一團漆黑。

老頭咳嗽了一聲,說:“天他阿母,你在嗎?”

墻角響起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,一位老婦人的聲音傳來:“他伯,什么事兒?”

老頭說:“有人來找你了,說是嘯天的朋友?!?/p>

那老婦人慢慢爬起來,冷冷地說:“嘯天早就死了,別找他了?!?/p>

張謙和東王慢慢適應了這里的黑暗,才看清墻角里的老婦人。

張謙對老頭說:“老伯,你先走吧,我們和阿婆說說話?!?/p>

老伯說:“好,好?!比缓?,掩上廟門,拄著拐杖走了。

張謙說:“阿婆,嘯天他沒有死,他在南洋的一個小島上,過得很好?!?/p>

阿婆說:“別騙我老婆子,有人來騙我,我不信?!?/p>

張謙說:“阿母,我們是嘯天結拜的兄弟,你就是我們的阿母,我們不騙你!”

阿婆驚訝地叫道:“嘯天他,他真的還活著?媽祖保佑,我的兒子嘯天他沒有死,他還活著!”

張謙拉著東王的手,交到阿婆手里,說:“這位是南洋蘇祿國的國王,也是和嘯天結拜的兄弟,受嘯天的囑托,我們來看看您!”

東王拉著老婦人的手,說:“阿母,看到你,讓我想起了我那留在蘇祿島上的母后,阿母,你好嗎?”

阿婆說:“你真的是國王?如果嘯天真的還活著,想法讓我的兒子回來吧!”

東王掏出那只金元寶,說:“阿母,嘯天兄弟當然還活著,這是他讓我帶給你的金元寶,希望你好起來!”

阿婆接過來金元寶,嘟嘟囔囔地說:“七年了,嘯天走了七年了,官府抓他,家也被人霸占了,我東躲西藏,沿街乞討,晚上就睡在媽祖廟里,感謝善良的媽祖,我的兒子他還活著!我做了多少個夢,一直在盼著這一天!謝謝你們,你們真是上天派來的好人!”

東王說:“我們是嘯天的兄弟,這次進北京城見皇帝,我要告訴他,嘯天要回家孝順阿母,希望允許他回來!如果皇帝答應了,嘯天兄弟就能回來看你了!”

阿婆跪在東王面前,說:“嘯天要回來了,我可是要謝謝你們,你們真是我家的恩人哪!”

東王和張謙小心翼翼地扶起阿婆,交代她要小心用這些錢,別讓別人騙了。

阿婆說:“放心,這些錢我不花,我藏得好好的,等我的兒子回來了再花!”

從媽祖廟里出來,已經很晚了,街上空無一人,張謙和東王小心翼翼地回到驛站,盤算著天亮以后去北京的事情。

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,0條評論
發表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版權及免責聲明:本網所轉載稿件、圖片、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、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(jnxww@163.com),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。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
三亚| 江西南昌| 黔西南| 长治| 绍兴| 五家渠| 葫芦岛| 济宁| 儋州| 长兴| 灌云| 延边| 南平| 义乌| 潜江| 保定| 绥化| 济源| 三沙| 吉林| 酒泉| 沧州| 那曲| 苍南| 淮安| 吉安| 广饶| 涿州| 赵县| 宿迁| 海门| 荆门| 汝州| 诸暨| 江门| 芜湖| 宿州| 鞍山| 榆林| 文昌| 曲靖| 黄南| 湖南长沙| 黄石| 桓台| 随州| 朝阳| 驻马店| 包头| 红河| 安阳| 丽水| 宜昌| 南京| 抚州| 普洱| 张掖| 神木| 德阳| 防城港| 南阳| 日照| 桐乡| 新沂| 温岭| 湘潭| 赵县| 灌云| 驻马店| 抚州| 招远| 吉安| 湛江| 禹州| 日照| 贺州| 馆陶| 江苏苏州| 乳山| 马鞍山| 宜宾| 昌吉| 阳泉| 惠东| 伊犁| 泰安| 涿州| 三河| 威海| 开封| 邳州| 淮南| 汉中| 淮安| 资阳| 文山| 枣庄| 滕州| 泗洪| 抚州| 广汉| 辽源| 湘西| 阿拉尔| 牡丹江| 巴中| 平潭| 德阳| 靖江| 枣阳| 大同| 三沙| 山西太原| 绥化| 贺州| 安岳| 承德| 象山| 吉林| 昭通| 佛山| 随州| 苍南| 张掖| 海北| 肇庆| 忻州| 河源| 大连| 荣成| 如皋| 浙江杭州| 南阳| 江门| 营口| 厦门| 深圳| 商洛| 三门峡| 恩施| 许昌| 永州| 黄南| 大庆| 焦作| 莱芜| 湖州| 青州| 顺德| 邳州| 永州| 包头| 莒县| 新沂| 扬中| 十堰| 河池| 启东| 绥化| 德清| 大庆| 鹤壁| 克孜勒苏| 偃师| 海南| 平顶山| 定西| 十堰| 安顺| 铜陵| 琼中| 锡林郭勒| 建湖| 许昌| 灌南| 湖北武汉| 陇南| 馆陶| 海南海口| 图木舒克| 通化| 玉溪| 河源| 博罗| 广饶| 濮阳| 南平| 株洲| 惠州| 梅州| 广西南宁| 阳泉| 遵义| 汉中| 肥城| 泰州| 临海| 济源| 宜春| 克孜勒苏| 平顶山| 白城| 岳阳| 蓬莱| 阳泉| 肥城| 山西太原| 梧州| 偃师| 宁德| 赤峰| 台北| 绵阳| 盐城| 哈密| 开封| 三沙| 霍邱| 青海西宁| 改则| 达州| 海丰| 基隆| 锡林郭勒| 孝感| 云南昆明| 辽宁沈阳| 明港| 陕西西安| 秦皇岛| 安阳| 娄底| 澳门澳门| 亳州| 宣城| 锦州| 明港| 巴中| 孝感| 克孜勒苏| 宝应县| 眉山| 铜仁| 运城| 怀化| 迪庆| 长垣| 西双版纳| 泰州| 温州| 新余| 大丰| 雄安新区| 中山| 河池| 东阳| 柳州| 黄石| 湖南长沙| 江门| 贺州| 绥化| 三河| 常德| 通辽| 正定| 衢州| 邵阳| 朝阳| 黑龙江哈尔滨| 蚌埠| 秦皇岛| 林芝| 商丘| 青海西宁| 台北| 庄河| 遂宁| 昌吉| 玉林| 单县| 如东| 乐清| 南通| 铜陵| 山南| 中山| 晋江| 邹城| 屯昌| 鄂州| 天水| 文昌| 日照| 咸阳| 项城| 海门| 鹤壁| 阿拉善盟| 嘉兴|